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西湖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539|回复: 0

[人文纪实] 西湖以西 凝固在时光里的杭城景致(组图) [复制链接]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精弘勋章 拉风勋章 QQ勋章

发表于 2013-12-23 08:34:07 |显示全部楼层

当人们用“东方休闲之都”来形容杭州、用“西湖”来指代杭州时,杭州变成了一个丧失独特个性的、只供外地人休闲度假的城市,它的前卫艺术,它的古典气质,都被遮掩了。当年马可•波罗来到杭州时,曾误以为回到了他的家乡威尼斯,不久前,杭州开辟大量水上线路,大运河、西溪、西湖、钱塘江、富春江,全可以连接起来,杭州重新回到那个水上世界。而在西湖西边的群山中,古道、茶园、湿地,构成了一副完全不同于传统杭州的新景象。

  很多人批评杭州太老了,西湖的山水自然好,但它太过整齐,太过人工,太过公众、太过熟悉了,离杭州的“韵”始终隔了一层。但如果今天去杭州还只在西湖边各个景点流连,那“太老的”便不是杭州,而是你自己。杭州真正接近自然的素朴的,是西湖西边的群山,那是一个隐士的世界。

  古道

  刚到杭州时,满大街都是张艺谋《印象西湖》的广告,我没看过,不知道内容,但看名字,还是西湖,而我要去的是西湖更西边,新西湖。

  所谓新西湖,指西湖西线,如果说白堤苏堤代表的老西湖是公众的天堂,这部分则开始变得个人化、隐秘化,并且杭州化,杭州人不大出现在白堤苏堤,但西线却是他们常来的后花园。

1.jpg


西湖孤山


  西线包括杨公堤、赵公堤、三台山、龙井路以及更西一带。为了深入西线,我订了赵公堤上的旅店,那是西线的腹地。而进入西线的秘境,是一条杭州人都不太知道的古道。

  当晚直接从南山路进入杨公堤,两边繁茂的梧桐树遮天蔽日,各自从东西两边向中间延伸,最终合拢,犹如长长的硕大的华盖,外边虽然大雨,这条道上因为树叶的遮挡,只是绵绵细雨。路上空无一人,道路很宽敞,两边并无醒目建筑,偶有标牌,也都将箭头指向更里边。这让我有些不习惯,苏堤白堤上总是游人如织,十步一景五步一换,并且店铺林立,道路狭窄。

  自称杭州人的出租车司机不知道赵公堤在哪儿,我们在黑压压的林荫道上迷了很久的路才找到,赵公堤右侧入口不通车,需下车步行,穿过不规则的拐角石板道才能进入。于是,在大雨滂沱的夜里十二点,我终于抵达那个静得出奇的旅店。

  这一切都和之前那个一切让位于旅游的传统西湖不同。

2.jpg


南山路


  第二天起来,我以为迎接我的会是游客的声音,但除了鸟叫、水流,只有窗外的阳光。打开窗户,入眼的是一层又一层起伏的群山,弥眼的绿,雨稍微停了,山间有薄雾,更近处是小溪流和小瀑布,湖面上有打捞水草的船只滑过,完全不像在城市,我很开心,这是新鲜的西湖,新鲜的杭州。

  全长3.4公里的杨公堤,虽然沿途历史遗迹也是密密麻麻,但它们都躲在山林后面,沿指示牌往里走很远,七拐八拐才能找着。每一家都指向更高品质,比如味庄,基本上代替了白堤的楼外楼;比如紫轩度假村,也代替了之前的茶室。这种“代替”并非功能上的替换,更多是价值的转向,前者太公众,而后者更隐秘,更个人,前者是“游客的”,后者才是“杭州的”。

  杨公堤上有两个非常不起眼的入口,一不小心就会错过,除了赵公堤,另一个便是上香古道。

  即使杭州人,也只有上了些年纪的人才知道这条古道。上香古道东临杨公堤,经过茅山埠,西接龙井路。据《临安志》载,清代前期,茅家埠一带皆为水面,每逢寺院进香,成千上万的香客源源而来,他们先在湖滨雇条小船,一路摇到茅家埠,方才泊船登岸,从那里向西仰望,佛国就在眼前,香客便焚香祈祷,形成了天竺香市。很多香客要先在茅家埠吃了素斋,才沿着上香古道前往三天竺和灵隐。上世纪40年代后期,西湖北侧从湖滨到灵隐开通了公路,游客改乘汽车前往灵隐,这条古道才渐渐沉寂。

  前几年政府又修复了这条小道,并用青石板铺路,也便是今天看到的样子,栈道、石道、土道、拱桥,夹杂参差。而今天的茅家埠,最多的是茶楼,虽然沿途佛刹和斋堂不在,但古道和佛教的气息还很浓郁。

  第一次去那里的印象非常深刻,从进入古道开始,到最后从另一段出来,中间过程像是幻象,充满霞光。那是下雨的周末清晨,很冷,我在卧龙桥和隐秀桥一段寻找古道入口,虽然之前做了很多准备工作,还是走了两趟才找着。我得意自己的早起,但刚进入古道,便听到不远处传来悠扬缓慢的声音,循声而去,是一位男瑜伽师带着七八个人在茅草亭内做功课,旁边的茅草亭内也是同样的场景。再往前,是一阵轻扬的笛声,再循声而去,远远地看见大拱桥下一个深入水中央的亭子间,亭子内侧被垂至水面的柳枝遮盖,亭子基座很大,圆形,一个身穿一色白的人盘腿坐在亭子内圆心的位置,宛如水中仙子,一曲结束,他放下笛子,也开始练习瑜伽,身段顺滑胜似蛟蛇,看得我恍惚。

  这是下着雨的周末清晨,远山近水全裹在烟斜雾横中。在远离尘嚣的茅草亭下,这样一群人浸润在周遭环境里,对我的闯入毫无察觉,但他们于我却像一段不真实的插曲。

  沿古道一路往西,一旁是广阔的湖面,一旁是茅家埠的粉墙黛瓦,湖中央芦苇丛生,湖岸是优雅的野草,湖水涨得很高,有农夫披着蓑衣打捞水草,这不是苏堤白堤的干净整齐,是真正的野趣。

  出了古道,再往前便是三台山路,路上是更隐秘的度假地,路有车道和步行道两条,步行道是石径,顺着车道,但是在山上,需要慢慢悠游。江南会就是这样在无意中找到的,

  江南会由马云、冯根生、沈国军、宋卫平、鲁伟鼎、陈天桥、郭广昌、丁磊8位浙商共同发起创办,是为浙商服务的私人会所。马云的梦想是把江南会变成百年会所,百年后,它就是一个浙商博物馆了。会所共有7幢黑瓦房,由艾未未设计,墙体是玲珑阁格局,这样可以和外面自然景象一一感应,风雨日月都能映照进来。

  这样一个由浙籍商人发起,又旨在传承浙商传统文化的顶级会所,不论在会所领域,还是对杭州,都算是一种变革。负责人在带我参观时一路向我讲起他们的浙商和五道,当问及浙商的精髓所在时,负责人说,浙籍八俊对历代浙商发展史有自己的梳理,对他们的精神也有自己的理解,马云最为推崇的是胡雪岩,那种事业臻于极致,心境却始终沉静,而行径近于隐士的境界,让他获益终生。我对商界了解不多,但确实喜欢这里的环境和设计,绝非“隐秘、奢华”可以概括,五道即茶道、香道、书道、琴道、花道,那些拐角处的茶室、湖里的野鸭,以及天黑前被黄昏映得通透的玲珑阁,确实与之前那些顶级会所完全不同,五道中有禅意。

  西线很像迷宫,从任意一条道的分岔口拐进去都很难出来,藏在内部的,是茶楼和喝茶的人们,也有很多名人故居,盖叫天、都锦生、于谦、黄公望等等,虽然免费开放,但深藏于山林,很少人去,幽静淡雅,比西湖更自在朴素。

  西线茶园众多,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,它们在西边连成一大片,营造了杭州人的后花园。

茶桂

  出了三台山路南口,沿虎跑路继续西行,从满觉陇路入口拐进去,又是另一翻天地。

  从上下满觉陇开始,经过石屋洞、翁家山、杨梅岭、师峰山、九溪、龙井村、云栖,至灵隐,这是最乡土化的杭州,几乎家家户户都植桂种茶。

  “满觉陇”地名早已有之,但它的出名是因为“满陇桂雨”,每年秋天桂花盛开时,香满空山,落英如雨,故名。杭州人每年都在这里举办桂花节,可惜八月十五刚过,错过了赏桂的最佳时节,但偶尔还能闻到桂花香。路两旁住着人家,通常都命以“淡雅小居”、“人地相宜”之类的名字,每家门前都有一二棵桂树。

3.jpg

满觉陇茶桂


  顺着满觉陇路,可以进入翁家山、杨梅岭、九溪、龙井村,再后沿龙井八景,走和龙井路并行的古茶道,最后回到茶叶博物馆。像是一段以桂开始,以茶收尾的清香之旅。

  翁家山、梅家坞、龙井村、云栖、虎跑、灵隐,各自都有几百年种茶历史,讲起自己历史,都有惟我而尊的自信。比如翁家山,地处龙井茶产区的“狮、龙、云、虎、梅”的狮、龙地带的中心,山谷中常年雾气笼罩,加之谷内林木茂盛,溪涧纵横,土壤质地好,翁家山的人觉得他们的茶是最好的。这里的茶叶与杨梅岭、满觉陇、白鹤峰所产茶叶一起,被当地人称“石屋四山”龙井,与狮峰龙井并提,而九溪十八涧一带则被称为本山龙井。

  杭城拥有悠久的有关茶的历史,唐代已有享誉东洋的径山茶,宋代乃有斗茶习俗,喝茶者互相攀比杯中泡沫,及至明清时期龙井出现,真正的繁盛时期到来,并一直持续至今。

  茶对一个人、一个城市究竟有多大影响?在杭州,尤其西边群山里,处处都能感受到茶的影响。茶叶博物馆外写着“茶为国饮,杭为茶都”,馆外的石径上,镶嵌了历代碑石、拓片、名帖、名人书法、绘画作品、陶瓷题记、摩崖石刻中的100个“茶”字或“茶”的别称(如诧、荼、茗等),仙风道骨的茶圣陆羽的雕像就在咫尺,再去馆内走走,即使不喝茶的人,也不能不被那种意境熏染。

  和各个村子的老人聊天,这里去城内很近,但房屋已是一派水墨山水里的乡间特色,老人们也都过着茶园生活,他们种茶、卖茶、喝茶,一生都和龙井有关,没有它就不习惯。也常有年轻人来,他们喜欢穿过茶园,攀爬那些古道。茶于他们,更多的是对生活节奏的改变,他们喜欢山林,对自然环境更加亲切和珍爱,懂得缓慢的生活。

  茶里面的人生,叫杭州人变得像隐士,所以在杭州,每天早上看到的第一拨人,是早起晨练的杭州人,然后,外地游客轮番上场,杭州人便隐到那些山林茶室里去兀自清净了。

  湿地

  沿着龙井村旁边的小道,可以一直走到西溪去。西溪声名太响,从最初宋高宗那句“西溪且留下”,到清初吴本泰的传世著作《西溪梵隐志》,更近些的,便是郁达夫《西溪的晴雨》了,这中间,来此隐居的文人不知凡几。

  良渚时期西溪湿地已有雏形,但西溪被更多人记住,却是因为宋高宗那句“西溪且留下”。宋室南渡时,宋高宗曾有意将皇城建在西溪,后来改建在今天吴山脚下,于是“西溪且留下”。

4.jpg

西溪湿地


  西溪成为文人隐居地,是因为它在杭州城外,有山水之秀而无车马喧闹,但明清以前多是水泽,明清后陆地部分渐渐显露,百姓在岸边植桑养蚕,在水塘里养鱼,船只不能进来,幽静,又有野趣,渐渐的,文人们便搬来这里居住,苏轼、唐伯虎、米芾、陈继儒、冯梦桢、章次白、吴本泰、徐志摩、郁达夫、智一禅师、明一禅师、晓晖禅师……都先后在此住过,郁达夫的好友源宁曾一本正经地说:“今天的西溪,却比昨日的西湖,要好三倍。”这大抵能代表那时大多文人的态度。于是,在文人雅士心里,西溪成为某种符号,犹如“桃花源”。

  这之后,西溪渐渐变得重要,有人将它和西湖、西泠并称“钱塘三西”,或者将它和西湖合称“双西”,《西溪旧志》将西溪和西湖说成表里关系,西湖为表、西溪为里,“钱塘之西,表里溪湖”,其实西溪的历史远较西湖为早。

  西溪进入大众视野,是因为湿地国家公园,也便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西溪湿地。这是目前国内第一个,也是唯一的集城市湿地、农耕湿地、文化湿地于一体的国家湿地公园,面积约10.08平方公里,共分三期工程,如今一期已经完成(二期和三期也在进展中),开放区域3.46平方公里。

  在大多景点不收门票的杭州,西溪的门票成为一道很高的门槛,而且门票和船票分开,各自价格不菲,但西溪的游客仍然非常多。一期工程至今3年多过去,每年都有庞大的游客量,去年据说是90多万,平均一下,每天有两三千,这么庞大的游客量,我担心这有违西溪的隐居气质,但管理人员说,按照西溪如今的规模,同时放一两万人进去也仍然可以找到幽静的地方,我有些将信未信。

  在开放为国家湿地公园前,这里住着几个村的村民,和古人一样,他们依然以养蚕、打鱼为生,政府决定开发湿地公园后,所有村民全部迁走,他们中很大一部分返回这里上班,在烟水渔庄和一位做米酒的大叔聊了很久,他以前也是这里的村民,现在返回湿地来做米酒,收入高了很多,但还是怀念以前的清淡生活。

  今天能够看到的,有旧址,有后来修复的,每个地方都有好听的名字:烟水庵桥、莺迁桥、鱼乐坊、留下镇、长洲、西洲、野浒渡、水云天、白荡湾、桃花滩、紫水桥、萱晖桥、詹葡篱、茭芦田庄、蓼花溪、秋雪庵、西溪梅墅、梅竹山庄、西溪草堂……每个名字后都有一大堆文人轶事,比如“秋雪庵”,是因为芦花开放时节,月夜望之,白云飘渺,清风徐来,莹光摇曳,弥漫千顷,便以唐诗“秋雪朦钓船”的意境而命名“秋雪庵”。湿地周围河水荡漾,支流萦回,真有到此名利俱淡的兴味。这个季节两岸芦花一望无际,素白如积雪,据说如果碰上雨水少的年头,芦花会开得更好。

  来西溪的散客不是很多,我们每次上船后都要等很久才能等齐人开船,而如果没有旅行团,等待的时间会很长。旅行团的人大多都只上岸拍照留影后随即走人,稍微往里走走,便是无人的空白地带,经常沿着木栈道走着走着,就走到水里去了,这些天涨水,木栈道也就浸入水里去了。这为那些真正想要体验西溪隐逸气质的人提供了空间,而且他们更喜欢走陆上的竹林小径。这里去城中心不过5公里,但真的全不一样了,远处北高峰挡住了一切,完全远离尘嚣,我开始相信管理人员的话。

  去过很多湿地,如果单论景观,西溪不如那些旷野里的湿地,但它的特殊性在于,它在城内,并在漫长的历史中留下大量文脉。在对西溪的态度中,有很喜欢的,有很不喜欢的,那些不喜欢的人,觉得这里和郊野差不多,其实这正是西溪的好,完全不是西湖那种盆景式的整齐精致。正如郁达夫所说,西溪的“散疏雅逸之致,原是有的,可是不懂得南画,不懂得王维、韦应物的诗意的人,即使去看了,也是毫无所得的。”对西湖而言,西溪就是“隐”的部分。

  二期工程已经在进展中,紧接着还有三期。不久的将来,会在这里看到创意文化园区,马原、余华、朱德庸、杨来等文化界名人可能会被邀请过来,而命名“西溪天堂”的酒店群也会在二期工程中完成,入住的包括悦榕庄、喜来登等国际酒店集团。

  回来时,在曙光路看到二期工程的广告牌,“西溪天堂,国际大师团队”,英文翻译是“Luxury is nature”,这和一期工程给自己的定位一致,但未来究竟会怎样?我期待且忐忑着。

南宋

  从西线,到茶园,再到西溪,我一直想要寻找到杭州的根脉。西线不同于老西湖,那已经是杭州人自己的天地,而茶园又更本土化,直到西溪,当我在芦荻丛里漫步时,仿佛回到了生命的起始源头,这种幽静,便是杭州的底色,但要追述原因,还需回到南宋。

  今天走走杭州大小街巷,遇见最多的史迹,还是南宋时期的,南宋的四大传说,杭州便占了一半,吴山脚下的万松书院又叫梁祝书院,而白娘子和许仙的爱情,有断桥和雷锋塔为证。

8.jpg


传说中的断桥


  然而,虽然号称古都,但杭州却并无古都气象,历史(更多的是南宋)留给杭州的,并非古都的外形,而是古都人特有的繁丽的生活,隐逸的气质,和对生活的情趣。

  虽然最早的历史可以追至良渚,但杭州真正显山露水,是在宋高宗南渡定都临安以后。南宋的影响,除了今天看得见的鼓楼、河坊街、吴山、宋城,和正在修建的南宋文化街,以及方言和地名系统,最深刻的,还是都会的繁丽生活。汴京的奢靡生活、文人气息,都叫杭州彻底吸吮了。所以虽然深处江南腹地,杭州却不同于北边的苏扬,也不同于南边的宁绍,它的疏阔大气,有北方的影子。

  南宋的独特性,在于它在声色犬马背后,还有一种魏晋时期延续下来的隐逸气质,这种气质同样留给了杭州,并影响至今,单论他们对“室”的理解和运用便可见一斑。

  在古人意境里,“室”可以是文人的书室,可以是佛教的净室,也可以是喝茶的茶室,在杭州,“室”的意义是几者并重的,文士、高僧、茶室,都掩映于山林里。很多地方都喝茶,但岭南的早茶不过是点心,与茶无关;成都茶馆遍地,但那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方式,打麻将消遣,与茶关系也不大;唯有杭州的茶室最纯粹,是真的在品尝、鉴赏茶。

  新时代

  在我心里,杭州有两个:一个隐性的,一个显性的。隐性的杭州如那些湖光山色和茶室生活,它兀自清净着;显性的杭州如西湖,如不断扩展的城市,它也兀自张扬着。

  在满大街的城市宣传栏里,杭州在过去“东方休闲之都”的名号之后,加了“生活品质之城”,浙江大学的胡志毅教授认为这是一个根本性的转变。此前,相比京沪港,杭州只是个二线城市,以酒店为例,国际性的五星酒店很少,北山路的香格里拉一直是翘楚,但最近几年,万豪、凯悦、柏悦、四季,正在准备或者业已开业,加上“西溪天堂”的喜来登和悦榕庄,队伍更为庞大。当我们站在香格里拉豪华阁外的阳台上俯瞰整个城市时,我对酒店的好位置表示欣羡,但酒店管理人员已经感受到压力,杭州确实变化太快,新起酒店来势凶猛,不可懈怠。

6.jpg

京杭大运河


  以前那个规模不大的杭州,今天不断有“新西湖时代”、“跨江时代”、“化蛹成蝶时代”等概念迸出来。“新西湖时代”即西线;“跨江时代”是指跨过钱塘江往东边发展;而“化蛹成蝶”,是指在将北边的余杭和南边的萧山吸收进来以后,以前城市形状类似“蛹”状的杭州,现在蜕变成了“蝴蝶”状,这一形状上的形象改变,隐隐中暗含了杭州的未来。

  未来的钱江新城将成为杭州创意文化园区的重要部分,同属创意文化园区的,还有西溪二期,以及北边的拱墅区——那个以前偏僻的城区,现在已经焕然一新,loft49、唐尚33、杭丝联、A8艺术区,都在那边。

  2008年10月,杭州以大运河为核心,开通了几条运河水上线路,武林门至半山、拱宸桥至艮山门、拱宸桥至西溪、余杭塘河至西溪,都可以乘坐观光画舫或者水上巴士,水上巴士的票价与普通公交相同,沿途的人们可以坐船上下班。

  将来还会开通更多线路,那时,城内各水道互相连通,运河至西湖、运河至西溪、至钱塘江、至富春江,都将畅通无阻,这些水系如同经脉,贯穿杭州身体各部位,也许真的可以恢复马可•波罗当年看到的景象,一个和他家乡威尼斯一样伟大的水上城市。

  曲院风荷每晚八点准时上演《印象西湖》,每次穿过杨公堤的林荫大道都能听到水面上传来的笙箫,这大概是最真实的杭州,带着俗世的气息,可是有闲情逸致,有生活情趣。所以在杭州,会常看到金庸的题词,这是俗世的一面;而另一边,代表隐士的黄公望的影子也随处可见,江南会旁边有子久(黄公望字子久)草堂,远在富阳的豪华度假村则直接用黄公望的举世名画《富春山居图》命名“富春山居”,就连万科在西溪的别墅也用了“万科公望”的名号。

  从西湖西进,到钱江新城,到化蛹成蝶;从杨公堤、三台山和龙井路上的奢华场所,到山间大片茶园,再到西溪,到南宋的隐士生活,杭州人一路扩展,并在一路往西的路上找到了自己。
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QQ:110874546|西湖网(qiantanghu.com) ( 浙ICP备10214472号 

分享到:

GMT+8, 2019-12-7 04:04 , Processed in 0.090427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11-2014 Qiantanghu Inc.

回顶部